□東快記者林雅/文林良劃/圖
  人到中年,18歲的兒子卻將離去。“既然活不下去了,能救一個是一個。”昨日,在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42歲的張益友代替兒子張興強在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鄭重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36天前,在廣東打工的張益友接到獨子墜樓的消息,他和妻子匆忙趕回三明寧化老家。短短一個多月,他花費近40萬元,卻還是無法輓回兒子年輕的生命。
  眼睜睜看著兒子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盡頭,這個即將面臨失獨的父親忍痛做出了一個神聖的決定:將兒子的遺體和所有可用器官(組織)全部無償捐獻出來,給別人生的機會。
  毫無徵兆 18歲小伙從家中4樓墜落
  據張興強的堂哥張興清介紹,昏迷不醒的堂弟將被轉院到廈門大學醫學院附屬的醫院度過剩下的日子。
  說起自己這個年輕的堂弟,張興清臉上充滿了悲傷和困惑。他說,意外是發生在7月21日。
  當天上午7點,鄰居在張興強家附近發現了昏迷不醒的張興強。而從現場情況推斷,張興強很可能是從自家民房的頂樓(4樓)摔下來的。
  張興強是怎麼摔下來的?為什麼要到頂樓去?這些已經無從知道,成為一個謎了。
  在家人和鄰居眼中,張興強是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說話風趣,今年高中剛畢業。由於3歲時,張興強的父母就去廣州打工,由奶奶帶大,後來長大點,就自己一個人住,平時很少讓家長操心。
  會不會是輕生?但在事發前,家人並未發現張興強有什麼異樣,或者情緒不對勁的地方。張家人還問了張興強舍友以及同學,大家也都稱其表現正常。張興強的電話、短信、QQ空間也都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事發前兩天,張益友跟兒子通話時,兒子也並未提及任何事情。平時,張益友夫妻三天兩頭都會給兒子打電話,叮囑兒子一個人在家照顧好自己。前段時間,家裡開始裝修,張興強還幫忙打理這事。
  張興清說,平時有什麼事,張興強都不太跟家裡人講,他怕在外的父母不安心。僅在高考成績出來後,張興強曾跟家人提及,今年考得不理想,想再補習一年。張益友及家裡人很支持。
  此外,家中也未有失竊或者其他痕跡。對於張興強的意外,家裡人一直無法接受,至今仍充滿了困惑和不解。
  花光積蓄 卻仍舊沒能救回兒子
  當天意外發生後,昏迷不醒的張興強就被送往三明市第二醫院救治,醫生診斷為顱腦外傷,由於顱內大出血,需要緊急進行手術。
  張興清說,起初,手術很成功,堂弟的情況也越來越好。但是8月10日,堂弟突然病危,病情急轉直下,再度出現顱內大出血,嚴重腦水腫。醫生經過搶救,告訴家屬病人很可能會死亡,即使暫時保住了性命也很可能變成植物人。
  “再治療下去也是白白燒錢。”醫生的坦言讓張興強一家人徹底陷入了絕望。張益友夫妻聽到這樣的消息,雙雙傷心過度直接倒下了。
  張益友清醒過來後,意外看到了醫院張貼的關於遺體(器官)捐獻的宣傳,他萌生了一個念頭。
  張益友一家是這樣想的,兒子還這麼年輕,人生中沒有經歷過什麼事情,那麼在他人生的最後階段,替他決定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那就是捐獻遺體和器官。
  就在家屬決定放棄治療時,醫院重症ICU的護士無意間說起,張興強的眼珠和嘴巴偶爾還會動。家裡人又萌生了一線希望,或許轉到福州的大醫院,孩子會有生的機會。
  於是,8月19日,張益友將兒子轉院到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附一重症監護室住了7天,張益友除了要擔憂兒子的情況,還要擔心兒子下一刻的醫葯費。
  從張興強入院至今,張益友夫妻這十多年來辛苦打工攢下的20萬元積蓄已經全部花光了。不僅如此,從親朋好友那邊借的20多萬元,也已見底了。
  人到中年,卻眼睜睜看著兒子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盡頭。張益友暴瘦了10多斤,幾度昏厥,吃不下東西的他,只能勉強自己灌點葡萄糖維持體力為兒四處奔波。
  張興清說,剛轉院來時,醫生就說,張興強腦部大量出血不止,血滲透到腦髓,顱內壓力很大,腦水腫嚴重,需要進行手術,但是搶救回來的希望很渺茫。
  神聖決定 父親忍痛捐兒器官
  “我們實在無力去等待奇跡的發生,因此一家人商量後,決定放棄治療。”張家人說。
  前兩天開始,張興清一家人就開始幫忙聯繫堂弟捐獻遺體和器官的事宜。從省紅十字會獲悉,遺體和器官捐獻要等患者死亡之後才能接手。
  為此,他們輾轉聯繫上了廈門市紅十字會。
  隨後,通過廈門市紅十字會的協調,廈門大學醫學院基礎醫學部的有關人士聯繫了張益友表示,願意在張興強離開之前接收張興強。同時,出於人道主義,給予其臨終關懷,免除張興強在此期間的醫葯費。
  廈門市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表示,雖然是提前進行了人員的交接,但是遺體(器官)的捐獻還都是按照國家法定的流程來走。
  昨日下午,廈門市紅十字會來到附一醫院,張益友代替兒子,在廈門市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鄭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併在“遺體”和“所有可用器官(組織)”打了鉤。
  “既然他活不下去了,那就幫助別人活下去,能救一個是一個,也算不白來這世上一遭。”張益友這個正值壯年的漢子,在給兒子辦理出院的間隙,對著東南快報記者說,又似自言自語,“我真的很心痛,但這也算是做好事積攢福氣,希望他(兒子)下輩子能過得好一些。”
  接下來,張興強將轉院到廈門大學醫學院附屬的醫院,張益友和一兩名親友也會隨車一起去,等待捐獻時刻的到來。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rh62rhak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