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論員 邢磊
  評論
  捐精能幫很多家庭圓“孩子夢”,確實是一件好事。在多數西方國家,雖一直存在爭議,但精子庫也已經運作了幾十年。
  近日,關於捐精又爆出了一條大新聞。荷蘭男子埃德·霍本是一位無償捐精者,12年來,已成為98個孩子的親生父親,被譽為“歐洲純爺們”。但埃德並不是利用人工輔助手段使女性受孕,而是採用最原始的方法,即與她們發生性關係。
  埃德的這一做法自然受到質疑,但他表示這種“自然造人法”可以提高“受孕概率”。
  單單就這一“自然造人法”,找遍歐洲所有的法律,恐怕也找不出依據。埃德與素昧平生的人,僅通過網上聯繫,就與陌生女子發生性行為,也可以說成是“一夜情”。雖然埃德在捐精前要求女方簽署一份“放棄要求兒童撫養費”的法律文件,但這份私人文件並不具備法律效應。
  對埃德本人,我們可以合理想象,當女方遭遇經濟困難提出法律訴訟,要求埃德支付兒女撫養費時,埃德是不可能受到法律保護的。或許,現在逍遙自在的埃德,若干年後,可能會面臨無休止的法律訴訟,甚至還可能會鋃鐺入獄。
  從整個社會層面來說,埃德的這一捐精方式,可能會被一些非法色情產業所效仿、利用,成為非法活動的藉口。而這一犯罪活動所造成的一系列連鎖反應,恐怕不是簡簡單單叫停所能終結的。
  我們可以想得更長遠一點,如果埃德的這種“自然造人法”一直受歡迎、一直高質量、一直也有市場,也許能保證的小埃德一代人的正常、健康。但無法保證的是,這些小埃德們長大後不會發生近親結婚。墨菲定律告訴我們,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恐怕真到了那一天,整個歐洲都會為這件事追根溯源、尋找肇事者,那麼今天風光無限的“歐洲純爺們”們,一定就是明天的“歐洲搗蛋鬼”。  (原標題:純爺們還是搗蛋鬼�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rh62rhak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